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普鲁士是如何崛起的?普鲁士历史发展介绍!

2021-08-01 

本文摘要:在日耳曼北部的荒芜地带,一个小国很快兴起,它就是普鲁士。

在日耳曼北部的荒芜地带,一个小国很快兴起,它就是普鲁士。普鲁士的历史就是一部疆土变迁史。

公元9世纪,查理曼大帝将欧洲的文明中心从之前的地中海地区移往到欧洲东北部的蛮荒地带。他的法兰克士兵将欧洲的边境线大大向东流逝。

坐落于波罗的海与喀尔巴阡山之间的平原地带是斯拉夫人和立陶宛人的居住地,查理曼从他们手中夺回了大量土地。法兰克人对这些边远地区的管理方式就像美国建国前对其中西部地区的管理方式一样。为了抵挡那些仍未文治的撒克逊人对东部领土的肆虐,查理曼创建了一个边境省份——勃兰登堡。

斯拉夫部落的一个分支文德人此前曾在此地移居,但在公元10世纪,他们被法兰克人吞并。他们之前创建的取名为勃兰纳博的集市沦为勃兰登堡的中心,这个新的省份的名字也由此而来。

在公元11~14世纪,一系列贵族家族当作着这个边界省份的管理者。直到公元15世纪,霍亨索伦家族慢慢发展壮大,沦为勃兰登堡的统治者,把这片被人被遗弃的荒芜地带变为当代世界上效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不久前刚刚被欧洲各国和美国合理赶出历史舞台的霍亨索伦家族,发源于德国南部,他们十分不起眼。

公元12世纪,一个名为腓特烈的霍亨索伦家族成员借由一桩婚事,沦为勃兰登堡城堡的死守将。从那以后,他的后代之后牢牢地逃跑每一次机会来为自己谋求更好的权力。经过几个世纪的巧取豪夺,霍亨索伦家族再一沦为选帝侯。

选帝侯是专门赐予王公贵族的名号,凡是获得此名号的人都有权参予原有日耳曼帝国皇帝的议会选举。在宗教改革时期,他们自由选择车站在新教徒一旁。到了公元17世纪,霍亨索伦家族早已沦为北部日耳曼地区最不具实力的家族之一。

在三十年大战期间,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以某种程度的热情对普鲁士展开了劫掠。但在最出色选帝侯腓特烈·威廉的管理下,损毁很快获得修缮。

亚博网站信誉有保障的

通过对国内一切经济和智慧力量的合理利用,腓特烈创建起一个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的国家。现代普鲁士是一个个人理想和志愿与国家整体利益相吻合的国家。这种国家状态可以仍然追溯到腓特烈大帝时期。

腓特烈·威廉一世是一名任劳任怨、勤俭节约的士兵,讨厌酒吧里流传的故事和重口味的荷兰烟草,但他尤其喜欢具有花边的皮草类东西(尤其是法国生产的)。他的心中只有一个理念,那就是职责。他严于律己,对任何人的懦弱不道德都无法忽视,无论他是将军还是士兵。

他和儿子腓特烈的关系仍然很差。父亲是个五大三粗的人,儿子毕竟个温文尔雅的绅士。小腓特烈对法国的礼仪、文学、哲学和音乐情有独钟,但在他父亲显然,这些都是些女人执着的东西。再一,两人迥异的性情引起了一场白热化的冲突。

小腓特烈企图逃到英国,却被抓到,还被送往法庭拒绝接受审判,被迫亲眼目睹协助自己逃亡的好友被斩首示众。作为对他惩罚的一部分,年长的王子被放逐到外省的一个小关卡,在那里自学如何在未来做到一个好国王。

这次放逐也算数让小腓特烈捡了个低廉。当他1740年返回普鲁士承继王位时,对国家的大小事务了如指掌,无论是开据一个平民新生儿的身分证,还是整个国家的年度预算这样简单的事务,他都处置得游刃有余。作为一个作家,特别是在是在他为题《反马基雅维利》的书里,腓特烈对这位古代佛罗伦萨历史学家的政治观点十分狂妄。因为马基雅维利曾教授皇室弟子,只要是为了国家的利益,在任何有适当的时候都可以骗子。

然而在腓特烈显然,一个英明的君主首先要再行沦为人民的公仆。他以路易十四为榜样,要做到一个专制的君主。然而在现实生活中,腓特烈虽然每天都为百姓工作20个小时,却从来不容许任何人在他身旁指手画脚。他的大臣们只是级别低一些的记录员。

普鲁士是他的私有财产,他可以几乎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管理国家。对于任何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他都绝不允许再次发生。1740年,奥地利皇帝查理六世去世。他曾在一张羊皮纸上签约一份条约,企图以此来保证他的继子女儿玛丽亚·泰莉莎的地位。

但他的遗体刚刚被葬在哈布斯堡王朝的祖坟里,腓特烈的军队就到达了奥地利边境,随后攻占了西里西亚地区。依据某个甚有疑惑的古老条约,普鲁士声称,西里西亚(甚至整个中欧地区)都应归他们所有。经过多次战争,腓特烈吞并了整个西里西亚地区。

有好几次,他都差点被奥军打败,但最后还是顺利击溃奥军的所有反攻,挽回了自己在这片新的吞并领土上的地位。整个欧洲都对这个新崛起的国家刮目相看。18世纪时,日耳曼还是个在宗教战争中完全被吞噬、被所有人轻视的弱小民族。

而如今,腓特烈像彼得大帝一样,让所有曾将近愚蠢自己族人的人都深感了惧怕。普鲁士的内部事务都被处置得有条不紊,所有人都没责怪的理由。

国库也日益扩充,仍然不受赤字的后遗症。酷刑被废止,司法体系也获得完备。城市修建了平缓的道路、优质的学校,再行再加缜密的管理,这一切都让人们感觉到,无论国家必须他们做到什么,他们都实在是有一点的。几个世纪以来,德国都是法国、奥地利、瑞典、丹麦和波兰等国激战的战场。

在普鲁士的率领下,德国再一重回信心。这一切都是那个身形瘦小、宽着鹰钩鼻、整天穿著原有穿著的小老头的功劳。他谈了很多关于他的一家人的有趣但并不礼貌的故事。

在18世纪的外交活动中,只要能从谎言中利润,他就不会把事情说道得天花乱坠,几乎坚决事实。尽管他创作了《反马基雅维利》这本书,事实上他并不像书中写的那样。

1786年,腓特烈的生命再一跑到了走过。朋友们都离他而去,他也没留给一儿半女。

他去世的时候,身边只有一个仆人和他饲的几条狗。他对于狗的青睐不亚于于人类,因为他说道过,狗对人类总有一天都有一颗奉献的心,对朋友也总有一天忠心。


本文关键词:亚博信誉有保障的,亚博网站信誉有保障的,亚博app信誉有保障的

本文来源:亚博信誉有保障的-www.ghostvn.net

  •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产品中心| 业绩展示| 联系我们|
  • Add:河北省沧州市樟树市心初大楼90号

    Tel:0187-452410879

    冀ICP备46327204号-5 | Copyright © 亚博网站信誉有保障的 All Rights Reserved